“墨甲”机器人乐队:技术、艺术与文化传统“琴瑟和鸣”

2019-11-06 18:45:41 济宁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墨甲”机器人乐队:技术、艺术与文化传统“琴瑟和鸣”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墨甲”机器人乐队:技术、艺术与文化传统“琴瑟和鸣”


“墨甲”机器人乐队:技术、艺术与文化传统“琴瑟和鸣”

走进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一间开放的教室,三位与人类身高相仿的机器人演奏者或执竹笛,或抱箜篌,或依排鼓,安静矗立。“他们”身边,几位同学和专业演奏师正进行进一步调试。而在另一间房间,工作人员正在搭建舞台和音响、灯光设备,为机器人乐手在清华大学108周年校庆期间的登台亮相作准备。

“墨甲”中国风机器人乐队项目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与清华大学未来实验室联合发起,融合了智能与交互技术、雕塑艺术、音乐艺术以及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团队成员涵盖计算机、机械工程、造型雕塑、音乐作曲、历史文化等多元专业背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米海鹏、王之纲分别担任制片人和导演,毕业于清华大学的胡天健、张升化和中央音乐学院的胡骁阳分别担任技术、造型结构和音乐编曲总负责人,美院学生毕然进行服装设计,未来实验室交叉学科学生姚智皓、孙启瑞、鲁晓薇等负责机器人技术开发。

该项目于2018年暑期立项启动,2019年清华大学108周年校庆期间于美术学院实验室首次对外演出。此外,“墨甲”机器人乐队还受邀参与清华大学新版海外宣传片的拍摄,并将于5月底登上中央电视台《机智过人》节目第三季的舞台。

做有中国特色的音乐机器人

作为项目首席科学家,米海鹏本科与硕士分别就读于清华物理系和电子工程系。2012年在东京大学电气工学专业留学期间,他就参与了世界第一个摇滚机器人乐队的研发工作。“当时很感兴趣,可以把机器人技术应用在完全不同的领域。”米海鹏说。但相比于摇滚音乐,他更偏爱有韵味、有意境的中国传统音乐,而彼时国内还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和应用创新。从那时起,米海鹏就萌生了做“有中国特色的音乐机器人”的想法。

“墨甲”机器人造型结构总设计师张升化在2012年还是清华美术学院雕塑系的一名本科生,尤其擅长以传统木制结构制作复杂精巧的动态雕塑。他在硕士期间的作品《栖梧》灵感即来源于“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的中国物语,在第四届中国雕塑大展中荣获“中国雕塑艺术大奖”。

在“墨甲”项目之前,张升化也曾进行过机械臂弹琴等音乐机器人实验尝试,与回国后来到清华美院任教的米海鹏一拍即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计算机系和新闻与传播学院联合培养的信息艺术设计专业研究生李佳音由米海鹏直接指导,主攻工业设计方向,她受导师邀请也加入了这个项目。三人在一系列初步探索后确认了“墨甲”项目的可行性,于2018年夏正式立项并高效推动。

经过半年多的研发,即将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墨甲”机器人乐队由玉衡、瑶光、开阳三位“乐师”组成,分别演奏竹笛、箜篌、排鼓三种中国传统民族乐器,其中,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箜篌曾一度面临失传,在20世纪80年代被我国专家创造性复兴,极具欣赏价值和历史意义,如今,机器人也参与进其传承推广的重任之中。现阶段三名机器人乐手的单独调试都已完成,正在进行硬件、音准和协同配合的进一步优化。

跨学科的交叉碰撞与多元融合

“墨甲”项目团队在立项后不断扩大,更多具有不同专业背景并对音乐机器人这一创意兴趣浓厚的学者、艺术家和学生加入进来。多元融合的团队提供了多样的技能和思维,也在术业专攻的交叉碰撞中积极协作、彼此互助。

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的胡骁阳是项目的音乐编曲负责人,三位机器人乐手的所有演奏曲目都来自他的原创,而他的作曲工作全程与机器人的技术开发紧密配合。他介绍说,尽管人类竹笛演奏者可以通过循环呼吸的专业技法延长演奏气息,口腔中气压、气流仍会发生一定变化,而机器人乐师的气流通断可以任意调节,无此顾虑。不过另一方面,目前机器人乐师还无法模仿人类的口型变化、舌头扰动等技法。因此,所有曲目都要在机器人乐手技术性能的深刻理解基础上,为其“量身定制”。

鹤壁市去哪治疗癫痫靠谱m">作为艺术出身的雕塑家,张升化也提到交叉学科团队对其工作带来的改变。作为艺术出身的雕塑家,他在过去动态雕塑的制作中曾经面临许多技术上的困难,有时只能另寻其他途径实现运动效果,会花费大量时间。而在米海鹏和技术负责人胡天健的配合和支持下,技术的阻碍被大大减小了。

艺术机器人的想象源远流长

哈尔滨能够治好癫痫病的专业医院是哪家">除了多元学科技术、艺术的水乳交融,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是“墨甲&rdquo辽宁沈阳癫痫病专科医院;项目的另一大特色。

据米海鹏介绍,“墨甲”的名称在项目启动便已确定,英文名称为“Mo Ja”。“墨”代表诸子百家中最重视工程技术的墨家学派,“甲”则代表起源于墨家、在中国传统中流传已久的木甲文化。与项目名称相比,三位机器人乐手的命名则花了更长的时间。团队曾考虑过五行学说、历史人物传说、古典诗词等等,最终讨论确定出“玉衡”“瑶光”“开阳”三个名字。

三个名字都来自于北斗七星的星宿名,七星中另外四星为乐队留下了扩展空间;三个词语英文对应较好,便于向海外宣传推广;而“墨甲”团队每一次试演奏的曲目都是《小星星》,这一独特经历也为三个名称平添妙趣。“衡”本身有“横箫”之意,与竹笛意象相符,“开阳”与“瑶光”同样分别与排鼓“击之响亮,不下鸣鼍”的阳刚雄健和箜篌“昆山玉碎,芙蓉泣露”的阴柔婉约气质契合。

为了“墨甲”项目,团队成员在本身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基础上加强调研和学习,听民族音乐,读相关文学作品。《列子·汤问》一书中曾记载了工匠偃师以木制作歌舞艺人的科学寓言,人偶“领其颅,则歌合律;捧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给团队成员留下了深刻印象。“(艺术机器人的)这类想象源远流长,而我们希望能够传承这一脉络。”米海鹏说。

此外,中国传统乐器中以单字为名的一般是本土乐器,如鼓、笛;以双字为名的乐器一般传自西域,如琵琶、箜篌。而“墨甲”乐队中两者都有,也继承了长久以来中西文化交流融合之义。

艺术的沟通形式富于温度

“我们最大的特色是团队中艺术家比技术人员多得多。”米海鹏介绍说。目前,国内的表演机器人最为先进而有代表性的是常在春节联欢晚会上现身的跳舞机器人,以及各大科技馆常常出现的演奏号、铜管等西洋乐器的机器人。在团队看来,与这些机器人呈现技术的目标相比,“墨甲”项目更加强调对艺术品质的追求。

“人在欣赏艺术的时候,感受来自于多方面,我们不会在评价音乐家的时候只说他演奏得很准,”米海鹏说,“我们试图让技术与艺术处在平衡位置,不去刻意突出技术的强大,而是特别追求呈现的艺术效果。不仅是能够吹响、吹对,还强调造型、动态够不够优美,服装是否符合自身的气质,演出舞台配合是否与整体配套。不是在完成机器人后再添加艺术效果,从一开始,这些元素就是完整、和谐、一体的。” 因此,对于进一步的拓展空间,“墨甲”团队也会基于表演均衡的考虑,不会盲目增加机器人乐手和乐器的数量。

对于“墨甲”团队来说,机器人不仅仅是机器人,不是坏了就可以扔掉,更是三位朋友,是“没有生命的生命”。“我们不太喜欢用更新、升级这样的词描述他们,他们永远也不会淘汰,尽管未来可能会老了、过时了,但他们本来的样子永远会被纪念。”米海鹏说。

通过机器人乐手的开发和推广,“墨甲”团队想要传达对于人和机器人关系的深入思考。如今,机器人出现在很多人的生活中,与人的主要关系是服务和被服务,被看作没有感情的助手甚至奴隶;在另一个极端情况中,人们担忧机器人取代人的工作、让人丢掉饭碗。“但人和机器人之间关系的可能性是多样的,为什么机器人和人不可能和谐相处?”米海鹏说:“艺术是很好的形式,能让人感受到温度,可以化解机器人可能带来的恐慌。人与机器人的沟通在未来是很重要的,而这方面我们可能是先行者,希望做一些思考和探索。”

另一方面,“墨甲”还可以成为沟通传统与现代的桥梁。“机器人代表着科技感,受到年轻人喜爱,而传统文化可能不那么受年轻人的欢迎。我们希望激发起年轻人对传统的兴趣,用科技感传递传统文化。”米海鹏说。

 文字采写:梁乐萌
图片设计:宋晨

视频制作:清华大学电视台
编审:卢小兵 程曦 张歌明 张莉
栏目统筹:程曦

友情链接: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河南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专科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排名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医院 哈市最专业癫痫医院